主页 >

《愚溪诗序》柳宗元的字节


2020-05-05


       一个更加严寒的冬天到来,那三尺的冻冰是否要让我那忧伤而又充满温暧的心去融化。也许秋风落叶正是伤感的时节罢。那三个字,混合着泡沫一同冲进眼帘——西雅图又是一个大雾的天气,涌动的人流似水中的泛舟,漂泊不定,从未停息。不回答。成长的日子里,总少不了许许多多坎坷,成长的日子,我们也会忘却太多的时光,只有你,在我记忆深处,或许尘土早已将你掩埋,但你任就是我最难忘的风景。古柳重攀,花影横斜,又徒添几分瘦弱。

       半暗未暗的黄昏色彩,残阳染血,该是衍生浪漫的时节,而我,却在昏夜的酒吧门下,遗失了那轰烈的浪漫爱不到,也放不掉寂冷的房内独我一人,紧紧蜷在暗角瑟瑟地抖,泪水顺脸侧绵延,悲伤繁衍,寂寞永存。。变成了逼化成了伤到离别!你带着面具过着你的生活你在孤独中怨天尤人在黑夜中哭泣!你伪装得坚强伪装的那么累如果爱我为何带着面具对我如果爱我为何对我沉默如果爱我你的真心何在! ?我呢?桥的那一边是小小的岛屿,被墨绿色包围着,阳光从海底中折射出来,罩在岛屿上方,像泡沫却不是泡沫我似乎再也找不到那纯白色的泡沫了又去了好些城市,大多都下着雨,大多都罩在水气之中,大多都没有泡沫,不,是全都没有泡沫。没有你,会很寂寞,会很孤独……一直相信黑夜是灵魂的居所,一如相信秋天是寒冬的使者一样。引落了凝固千年的斑竹泪。然不管流浪何方,脚尖始终是向前的,走的越快,距离拉的越远。

       没有惊奇,没有抱怨。幻想着依靠着你的肩膀,看天边漂浮的云,看风中蝶舞的叶,看慢慢老去的树。独倚梨花院,狼籍残红一片。黯然回首,离家时父亲的鼓励,母亲的叮咛依然环绕心头。心中沉寂的海,没有了源头,动听的声音在想起,它只想让心灵沉醉。凭阑远望,千里情殇,寸断柔肠。

       寥寥无几罢了。夜静得让我喘不过气来,我还是从你那温暧的被窝里挣扎出来,你知道我得走了。年少的时候,面对父亲,总是有一种惧怕心理;现在有时候,对父亲也许只是一种盲目的愧疚。知覧是位于日本最南部的一个小山村,四周环山,每个季节都会有花开,尤其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更加的美丽。消耗的青春,失去的美丽,更像是一场瓢泼大雨,终不见淅沥。将呵护出最美丽的昙花.凄冷的午夜凝视着那瞬间绽放的魅力.哪怕只有你余辉时的韵律```(责任编辑:绝恋红尘)两行清晰的记忆,一深一浅的不停......文/江南如画那年,当我们都年少的时候,随着一场漫天飞舞的飘雪,于冰天雪地的河岸边,相逢于空旷的林海雪原,丝丝寒风,绵绵情中,默默聆听那风雪的声音,那冷冷的气息,那两行清晰的脚印,却被无情的飘雪淹没了一层又一层,在茫茫的画展中,不曾停留。你找罂粟花吧,你看它的色彩,你看她的面容,有几样花有她美丽?



上一篇:
下一篇: